玖洲彩票|玖洲彩票网|玖洲彩票登录

不过却都不敢掉头就走毕竟他们不可能走主公前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也确实不是没有道理。至少人家不是兵败了那么撤退逃跑,而是有秩序地撤退,所以要说没有埋伏,自己几人也不相信啊。而且他们这些时日以来,也确实算是见识到诸葛亮的厉害了。所以他们可绝对是不敢小看了诸葛亮,对于自己主公的话,都是不住点头。毕竟之前吃了两个亏,那却是确确实实存在而且发生了的。
 
    几个武将是赶紧出言附和,都说自己主公所言有理,说得对,就是这么回事儿。
 
    几人忙说道:“主公英明!”
 
    而曹操闻言,则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曹操虽然此时心里确实是很不甘,但是他这时候却是想到,你个诸葛孔明,带兵撤退了,虽然想让我曹孟德去追击,然后中你埋伏,但是如今如何了,自己是没中计,反而是识破了你的阴谋啊。哈哈哈,要想像前两次那样儿,让己方吃亏,那你就等着吧,看自己还能不能吃亏。
 
    不得不说,诸葛亮还是把曹操给算计进去了,只是可惜曹操还不知道,他却是自己以为得计呢,本以为没中计,但是实则却已经是第三次吃亏了,不过他还不知道而已。
 
   
 
    直到白天的时候。曹操这才是让士卒进了新野。本来应该是昨晚就应该进城,但是说实话,曹操这个多疑的性格,在碰到了诸葛亮之后,他是更加显现出来了。而且他是接连吃了两个亏,所以他在面对着诸葛亮的时候,却是不得不小心谨慎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大意了的话,那么就要重蹈之前的覆辙啊。
 
    曹操是带兵来到了诸葛亮的府邸,至于刘备的府邸。他都没去管。反正他也知道,那地方都没什么人了,诸葛亮撤退,是不可能不把刘备的家眷给带走的。听说刘备如今已经有子嗣了,好像才不到一岁吧。算是老来得子。你说诸葛亮可能是不好好保护他的少主还有刘备的夫人妾侍吗。
 
    曹操自然也是听过刘备曾经说得那几句话,就是那个衣服手足的。他和刘备认识多年。也确实了解其人一些。其人确实不那么看重妻子,但是对他的孩子,那却不可能不看重的,毕竟他刘备年已不惑,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所以……
 
   
 
    “主公。这有书信一封!”
 
    荀攸把诸葛亮府邸,他书房中的桌案上的信拿给了曹操。
 
    而曹操一看,上面写着:曹司空亲启,五个大字。曹操一看。知道,这是诸葛亮给自己的亲笔信,看看吧,他诸葛孔明到底是写了什么,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的。虽然曹操不认为是什么好话,但是好奇心驱使他是不得不去亲自拆开来看。
 
    结果展开信这么一看,曹操的脸差点儿没气绿了。旁边的荀攸、程昱、关羽还有其他几人这么一看,曹操如今这表情,肯定诸葛亮的信里是没说什么好话了。
 
    要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曹操自问,自己征战天下多少年了,而且遇到的敌人对手无数。但是说句实在话,自己却是第一次碰到诸葛亮如此强劲的对手,关键其实还不止是年轻,而且其人总是有些出人意料的东西,让自己是防不胜防啊。
 
    之前在鹊尾坡,他埋伏自己兖州军,而且之后还让他们一方士卒是赤/裸/裸地羞辱自己。说实话,所谓是“士可杀,不可辱”,就算是敌对双方,也很少是有这种羞辱在里。但是他诸葛亮还是个文士,却一点儿都没什么忌讳在里,他是想怎么做,最后就是怎么做的,根本就没什么顾虑,所以自己却是不得不对他有顾虑了。
 
   
 
    当然是不怕一个人守规矩,但是就怕你不守规矩,不安常理做事儿。而明显,在曹操看来,诸葛亮就是这么个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去做事儿。
 
    在曹操看来,自己被人骂吗,明显是不怕。要说天下人骂自己的还少吗,但是他诸葛亮却是让士卒羞辱自己,这个就不得不让自己生气了。而上次是一回,这次又是一回,这次诸葛亮是纯粹要气自己啊。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诸葛亮的意思就是说,你曹司空看到自己亲笔信的时候,我可能都快要带兵进樊城了。可惜曹司空却是没让大军是追击我吧,要不本来我就没什么准备,所以幸好幸好啊。咱们是后会有期,期待着能在樊城,再遇到曹司空和兖州军。
 
    结果就这么几句话,让曹操确实是气得不行。他也算是知道了,人家都算到自己如何了,所以是特意留了封信,给自己看呢,让自己知道一下,自己最后还是中计了。所以这给曹操气得,本来曹操也不是就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但是他在面对诸葛亮的时候,却是不行了。
 
   
 
    旁边几人一看自己主公这样儿,都知道,这是气得不轻啊。
 
    荀攸说道:“主公,这……”
 
    曹操是冷哼了一声,“哼!孔明匹夫,欺人太甚!!”
 
    说着,便把书信递给了荀攸,没什么隐瞒的。这事儿要都隐瞒的话,很可能是让手下和自己出现一些隔阂。而自己宁可是让属下看看,也不能那样儿不是。而这曹操也算是看出来了,诸葛亮其人是其心可诛啊。看着自己信怎么处理,这个也绝对是他给自己出得难题,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不得不说,他是连这个都算计到了,自己却是不如其人,自己的帐下……(未完待续。。)
 
 
第七八五章 战襄阳故人来投
 
    在曹操的想法中,自己兖州军帐下,怎么就没有如此人才呢。其实这倒不是说自己帐下就没有人了,但是像诸葛孔明如此般人物,还真是,也许文若与其人应该说是一个水平的,但是其他人呢,还真是如不人家啊!
 
    曹操其实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这么个人,他自己帐下的人都是什么样,他确实是了解。而诸葛亮其人之才,也确实是让他欣赏。而诸葛亮其人才华,也确实是让曹操喜爱,只是可惜啊,在曹操看来,其人却是不能为自己所用,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他这么想了。所以今后有机会,他知道,自己只能是毁灭其人,只能是如此。
 
    其实别看诸葛亮是一再去羞辱曹操,去气曹操。但是说实话,曹操其人被称为是“乱世之奸雄”,其人要是没有胸襟的话,那么他也到了不今日这般成绩。所以如果诸葛亮真能投奔曹操,别说曾经是让他吃亏中计,羞辱而且气他,就算是杀了他儿子女儿,那都没什么。
 
    说到他儿子,在演义里,张绣不是也杀过他儿子曹昂吗,结果最后曹操也没把他如何。所以说曹操的胸襟还是有的,只是那大多时候都是对自己人。而对敌人吗,那就……
 
   
 
    荀攸看了自己主公递给自己的信后,他心说,这个诸葛亮诸葛孔明。果然是很了解自己主公啊。你看如今自己主公的脸色就知道,他成功了。而且自己主公已经很少骂人。但是今日这不还是给骂出来了,所以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
 
    荀攸此时是赶紧说道:“主公息怒,主公息怒啊!主公要是如此的话,那可正是中了那诸葛孔明之计了!”
 
    曹操一听,心说对。没错,自己不应该发怒动气,真要再如此的话,那不就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吗。曹操自然是不会不明白这个,所以一听荀攸说完,他马上就调节了一下,算是把火把气儿都给暂时压下去了。至少几人再看他。就知道,是好多了。
 
    曹操暂时算是没什么事儿了,于是他坐了下来,也让众人一起坐下来。
 
    之后他这才说道,“各位,诸葛孔明藐视我军!所以我决定大军休整一日后,便出兵樊城,生擒孔明匹夫!!”
 
    众人是齐声应诺。不过之后都是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清楚,自己主公这是真动怒了。这事儿可不是经常能发生的。但是今日,这确实是再一次发生了。不过众人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反正最后不是他诸葛孔明倒霉,就是自己这些当属下的倒霉了。当然了,自己等人还是希望是那个诸葛亮倒霉,那样儿是最好不过了。
 
   
 
    在曹操的兖州军已经入驻了新野的时候。马超的凉州军却还是没能拿下太史慈守御的襄阳。而马超他确实是不得不承认,也许襄阳如今是没有江陵城那么坚固,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坚城,但却是,襄阳在整个荆州,却是数一数二的坚城。至少在这上能超过襄阳的,也就是同在南郡的江陵了。
 
    连续三日,马超也没能拿下襄阳。而比他着急的是马岱,在他看来,这襄阳明明就那么几千人,所依靠的,不过就是太史慈其人,还有之前襄阳所留下的那些东西,零碎儿罢了。他襄阳要是没有太史慈,也没那么多东西的话,那么早就应该是让己方给攻破了吧。
 
    不过这就是马岱的想法而已,其他他也知道,就算是如此,估计也很难破了襄阳城。
 
   
 
    而这一日,马超正在忧虑襄阳的战事,就听大营守卫来报,“报主公,营外有主公故人求见?”
 
    马超一听,自己的故人?要说自己故人自然是有几个的,但是如今自己在襄阳鏖兵,对方来意,莫非是要帮自己破敌不成?真要如此的话,自己必须得马上去看看。
 
    “去把所有将军和奉孝、子扬两位先生都请来,让他们也同去大营门口!”
 
    马超越想就越觉得可能是这样儿,所以是让士卒去叫众人去大营门口去迎接自己这个故人,自己可不能怠慢了。
 
    “诺!”士卒是应诺,领命而去。
 
    而马超此时则是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故人?好,好啊,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马超直接就去了大营门口,他一看,果然是故人啊。来得人正是从江陵而来的黄忠一家三口,当然马超可不知道黄忠是从哪儿来,他还以为黄忠是特意来投奔自己的呢。不得不说,马超知道的东西,和人家刘备一方知道的东西相比,还是少了一些。至少诸葛亮知道黄忠魏延是在荆州军,而且知道在哪个地方做什么的,但是马超却不知道。
 
    所以还是人家本地人比较厉害,而黄忠也没地方安排自己的妻儿,并且更是不放心他们,所以就只能是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襄阳。至于说他为什么到了襄阳来投奔马超,黄忠当然是不知道马超到了襄阳,但是他想北上投奔马超,所以路过襄阳,结果这儿有战事,他就知道。凉州军大军在此,估计马超也一定在这儿。
 
    毕竟刘表一死。天下人的眼光可都关注着荆州,所以马超的凉州军是不可能不来,所以他就直接来到了大营,说自己是马超故人,要求见马超。而大营守卫一听,不敢怠慢,就直接去禀告了。他可是知道,这事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之前也不是没有这事儿,所以……
 
   
 
    马超是赶紧出了大营,对黄忠笑道,“哈哈哈!汉升兄别来无恙啊?”
 
    然后对着黄忠的妻子也是一抱拳。“嫂夫人好!”
 
    至于黄忠儿子黄叙,按理来说,应该属于晚辈,不过还是各论各的,所以马超还是和他也说了一句,结果黄叙听了马超的话,也是受宠若惊。不管怎么说,如今马超的身份地位。可是和当年不一样了。如今马超那是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更是天下势力最大的诸侯之一,雄踞四州还要多的地盘。所以谁敢小看他?
 
    黄忠心里说实话,他也是很感慨。他听了马超的话,看着马超的表情,他觉得,其实马超和当年也没太多的变化,更多的只不过是相貌上的。但是其人对自己和自己家人的态度。说话的语气,和当年其实是一般无二,没什么大区别。本来黄忠觉得,马超如今是身居高位多年,虽然不至于把自己和自己家人都忘了,但是身份上的差距,能让其人还像从前一样吗?
 
    不过见到了马超之后,黄忠已经是安心了。至少在这个时候,马超却和当年一样。至于说之后,他毕竟是身居高位的人,所以不可能和从前一模一样。因为当年马超手下才几个人,而如今呢,不只是有着不少的属下,更是有着十几二十万的人马,所以不会和当年一模一样就是了。
 
   
 
    黄忠此时说道,“托将军的福,我是一切都好,看样将军如今也是意气风发啊!”
 
    因为有着马超手下士卒在,所以黄忠也不好叫马超表字,那样不太好。所以只能是称呼他为将军,毕竟马超是大汉的骠骑将军,这个没错。
 
    之后黄忠的妻子,还有他儿子黄叙,都和马超问了好。
 
    而马超此时则说道,“好了,汉升兄,嫂子还有黄叙,你们和我一起入营吧!”
 
    本来黄忠觉得让自己妻子也进大营不太好,不过他刚想说话,马超却是一摆手,“汉升兄不必有所顾虑,你如今远道而来,投奔于我,我自然不会让你难做!”
 
    听马超这么一说,了解马超为人黄忠,还有他妻子和儿子,也就不再多说了。
 
    黄忠几人的马匹兵器,有士卒带走,而他妻子,则被马超安排在了一处空着的大营。至于黄忠和他儿子黄叙,则被马超拉着,向自己的中军大营而去。
 
   
 
    这个时候,马超就看见从对面来了不少人。他一看,正是自己的一干属下,他哈哈一笑,赶紧对众人说道:“各位,先去大帐,咱们到大帐一叙!”
 
    众人一听,知道自己主公意思,不过却都不敢掉头就走毕竟他们不可能走在自己主公前面只能是跟在自己主公的后面明知道自己主公不太在乎这些东西但是该有的礼节却还是不能少的。
 
    就这样儿,众人是一起来到了马超的中军大帐,然后众人便分宾主落座。毕竟黄忠和黄叙是客人,而且看样儿和自己主公的关系不浅,所以众人都让两人坐在第一个位置了,然后众人才一次坐下。黄忠父子虽然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毕竟是盛情难却,他们也都知道,不这么坐是不行,所以也只好是随着他们了。
 
 
第七八六章 谋太史郭嘉出招
 
    说实话,马超看到黄忠能来己方大营投奔自己,他心里确实是非常高兴。不要看其人年纪大了,但是要说当年黄忠投靠刘备的时候,比如今年纪还大呢,结果呢,最后不是还能征战沙场,屡立战功,甚至还斩杀了夏侯渊,所以马超当然是不会因为其人的年纪,就小看了黄忠。反而其人的年纪,可以说是自己手下人中最大的,更说明了其人的经验丰富。
 
    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所以马超心里高兴。这事儿在他意料之外啊,所以能不欣喜吗。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